旅途中的美好回忆——青海一砖瓦窑

来源:  更新时间:  浏览次数: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多次去过窑场,大多是做民用缸、罐、盆的,这次到青海一窑场,是建筑用砖瓦窑,看着不起眼,可这些窑工手艺都不错,曾参与青海著名塔尔寺的修缮!手捏做砖花的师傅儿子是大学生,并不缺钱花,可丢不下这个手艺,可惜后继无人啦!

上一篇:旅途中的美好回忆——青海一砖瓦窑
下一篇:最后一页